Cc橙辰

【百日周黄活动89】竹马纪事

队长生快,爱你! @七武海的欣
大家好久不见呀
时间问题重发一下,是个甜饼♥

(一)

早餐还冒着热气,煎的金黄的鸡蛋和火腿散发着诱人的气息,黄少天在餐桌的一侧歪这头晃腿,他的个子还不够高,坐在椅子上的悬空感成了晨间的游戏之一。

“这家伙怎么这么慢,我能不能先咬一口?”双手撑着下巴,黄少天指着桌上的早餐说道,“以后我每天都要等他一起才能吃早餐吗?”

在厨房忙活了半天的女人解下腰间的围裙将盘子放到桌上,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小楷是你弟弟,他刚到新环境有点不适应,天天你多跟他玩一玩,熟悉了就好了。”

“我不喜欢他,闷闷的都不说话。”黄少天低下头,“我们把他送回去好不好,说不准他也不喜欢我。”

“我们平时就算从街边捡到了流浪的小猫小狗也不会把它们扔出去的对不对,更别说小楷是个人了,我们把他送回去的话,他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他也没有人会理他,我们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是不是很可怜?”黄妈妈问道。

“唔……”

“再说了,他一个人待得时间那么长,突然来到了我们家,肯定会觉得害怕,他以后就是你弟弟了,作为哥哥你是不是要好好照顾他?”

黄少天感到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使劲点了点头,眼睛亮亮的盯着楼梯扶手。

刚下楼的周泽楷看到这一幕脚下顿了顿,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抱歉,起迟了。”

“不要紧哦,现在还早,等下我送你们去学校,小楷你和天天是一个班的,有什么问题就找他。”黄妈妈笑着把早餐递给他。

“……谢谢。”

这孩子有些怯生生的模样倒是比第一次见面时要好得多,相信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就会好的,黄妈妈没有去纠正他道谢的问题,吃完早餐后送两个孩子去了学校,本来周泽楷是应该留一级的,但是考虑到他的个人情况,学校也就同意了把他和黄少天放在一起,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很敏感,有个人陪着应该会好很多,当然学习方面就需要家里再抓紧一点了。

“你别怕啊,班里的同学都很好相处,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号,我帮你揍他们!啊!干嘛打我!”黄少天捂着脑门叫道。

黄妈妈把书包递给他们,“你少教他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事找老师知道吗。”说完又看向周泽楷,“小楷也一样,有事要找老师哦。”

“嗯。”周泽楷背上书包点了点头。

黄少天对着她做了个鬼脸,拉起周泽楷的手就往校门走去,“我在三年级四班,以后你也跟我一个班啦!”

周泽楷看着两人牵起的小手,又看了看走在自己身前的黄少天有点疑惑,一周前他被人领养了,刚到家的时候面前这个可爱的男孩就拉着他问了一大堆的问题,周泽楷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半晌得不到回复的男孩有些失望的说道,“你是小哑巴吗?”

随后的几天里他也知道了周泽楷是话少,并不是真的哑巴,黄少天也对他失去了兴趣,周泽楷自己或多或少也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好像被讨厌了,就算两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可是交流互动真的少的可怜,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黄少天在写作业或者跟朋友打游戏,一个人自言自语自娱自乐,周泽楷再旁边看他以前的教辅材料,像今天这样拉着他跟他说话的场景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你……”不是讨厌我吗?话还没来的及问出口,他们就到了班里,在同学好奇打量的目光下,周泽楷被他安排在了自己座位附近,这个座位上的同学也是上个月才转学的,正巧空了座位,只要黄少天一回头就能看到他。

放好书包没多久,班主任就走了进来,简短的说了两句之后又开始介绍新同学,周泽楷在老师鼓励的目光下站了起来,“我叫周泽楷。”

“小周同学再多介绍一点自己呀,不要害羞。”老师继续鼓励。

周泽楷想了想说道,“八岁”,怕老师再说什么,末了还补了句,“没了”。

他说完之后班里的同学都开始小声地窃窃私语,嗡嗡闹作一团,女孩子在下边讨论他有个性,男孩子觉得他不好相处装模作样,周泽楷抿了抿嘴,默默坐下了。

这个时候黄少天“噌”的站了起来,椅背磕到后排桌沿的声音让所有的嗡闹声都停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他,一下子心里突然变的有些紧张起来,直到回过头看到周泽楷疑惑的神情,他才把自己想说的一股脑说了出来,他的语速很快,说的很多,周泽楷听不清那么多,他的心跳的很快,“怦怦”的撞击声简直要震碎耳膜,就连大脑也停止了运转,只有那带着孩童青涩的声音来回唱响,他说,周泽楷是我弟弟,以后由我罩着他。

(二)

“怎么笑这么开心,想什么呢?”黄少天重新拿了包薯片躺在沙发上用他的腿当枕头,“我能不能抗议一下以后不要再买黄瓜味的了,你难道不觉得蜂蜜那个特别好吃吗?”

周泽楷从他手里把薯片袋子抽走扔回到桌上说道,“零食要少吃。”

“……你是故意的吧!”黄少天被他的举动噎了一下,不满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妈知道你这么欺负我吗,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我周末要回家告状了我跟你讲。”

“告我……收你零食?”周泽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黄少天作势凶狠的要伸手扑过去揉他头发,周泽楷向后躲了躲,拉住他的手把他往怀里拽,“越来越凶。”

闹了半天,最后黄少天还是被成功镇压,眼睁睁的看着薯片重新回到零食箱里,周泽楷从地上捡起掉了的相簿放回到抽屉里,好笑的看着他在沙发上耍赖,“下次不买黄瓜味了。”

“你说你小时候那么乖巧,怎么长大就长歪了?”黄少天仰躺在沙发扶手上,比划着周泽楷小时候的样子,“还会跟在我屁股后边叫哥哥,现在越来越不可爱了。”

周泽楷回想了一下,一直到小学毕业前,他都是在叫“哥哥”的,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黄少天高,因为刚开学那一通简短的自我介绍,很多小朋友都不喜欢跟他玩,他也插不进话融不进去,每天要么跟在黄少天后边当个小尾巴,要么一个人待着,一开始的时候,老师还能多关照他一下,久而久之也就不管了。

倒是黄少天挺让他意外的,小孩子间的承诺竟然有这么重的分量,虽然黄少天每天跟所有人都能嘻嘻哈哈闹在一起,但总是会记得他这个小尾巴,让他不会在遇到分组作业找不到同伴这种尴尬境地,也不会被其他人欺负。

这让他的小学生活变得不那么悲惨,起码现在想起来的时候,他还记得黄少天拉着他的小手一起往回走的模样,有的时候他们会把坐车的钱攒下来买点小零食,可能是一根冰淇淋,也可能是一份小蛋糕,甜甜腻腻的口味却让他们孜孜不倦的去尝试,现在想起来好像还能感觉到那股奶香在舌尖挥之不去。

“你可爱就行了。”周泽楷笑了笑。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特别可爱,小小的一坨,结果你还不搭理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小时候跟个小尾巴一样,没有早点跟我搞好关系?”

“你就高三厘米。”周泽楷挑了挑眉,他自己也是小小的一坨,不过如果能回到小时候,他应该还是会像以前一样,黄少天护着他的样子这辈子都忘不掉。

一直到上初中了,这种一前一后的关系好像才发生了变化,周泽楷逐渐长得比这个小哥哥还高了,渐渐的发现好像两个人也没有那么亲密了,那一段时间可以说得上是最艰难的时候,黄少天不理他了。

好像从小学升了初中之后,所有孩子的思想就变得早熟了起来,即便是周泽楷依旧沉默寡言,身边的人也逐渐的多了起来,那个时候他这样子的小帅哥还是非常受人喜欢的,一到课间就有女生坐他周围说说笑笑,而黄少天也不再什么事都拉着他一起了,周泽楷一开始还想不太明白,他宁愿像小学时候那样,放学一起回家,上学一起出门,直到初一升初二期末考试结束才熬过去。

拿到成绩单的时候他就有不好的预感,老师找黄少天单独谈话,他回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果然,一回到家就听到黄妈妈的声音,“你怎么不看看小楷,你俩一个班上的课,差距怎么就这么大,你自己说你这次成绩掉了多少名?你怎么就不想想老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心里多难过?”

“……”

“怎么不说话了,平时话那么多现在说不出来了?”

周泽楷把书包放到沙发上走过去,不动声色的把黄少天挡在身后边,“是意外,卡涂错了。”周泽楷说道,“其他科都很好。”

黄少天看着身前的少年忍不住伸出手在他后腰掐了一把,周泽楷一把抓住他的手,感觉脑门上的神经一突一突的跳,“我们……先回屋了。”说完拉着黄少天上楼。

刚一关上门周泽楷就把他按门上了,“为什么?”

不得不说,周泽楷是长的真的快,黄少天回想着每天吃的喝的也都是一样的东西,怎么差距就这么大,他现在看着周泽楷都要抬头了!

“你这是电视剧看多了?还学会门咚了,起开起开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才是你哥哥。”黄少天推了他一把,没推动,“想掐就掐了呗,你不爽掐回来啊。”

周泽楷没动,“我看到了,考试的时候。”

当时黄少天坐在他右前方两排的位置,中间隔了一条过道,他只要抬头就能看到对方,距离英语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黄少天趁着老师没注意,把他的答题卡传到后座人手里了,那人周泽楷没怎么说过话,平时看着跟黄少天关系很好的样子,就是这么个好法,让朋友帮着他考试作弊,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答题卡又传回去了,然后就看到黄少天拿着橡皮铅笔涂涂改改,毫无疑问,交卡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来不及再改答案了,直接把名字信息一填交上去了,看着那跟自己答案相差甚远的答题卡,黄少天什么也没说,收拾好东西就走了。

“我们能不贴着门说吗?”黄少天轻轻推了他一把,周泽楷点点头松开了手,“他上次考试就没考好,怕挨揍,就跟我说考英语的时候让我把答题卡借他抄抄,我本来也不想答应他,但是听别人说他爸好像有暴力倾向,他考不好这次就死定了,我就答应他了,结果他把我答题卡交了。”

“怎么不找老师?”周泽楷有点生气。

“我有病吧,老师知道了他不是死的更惨。”黄少天白了他一眼,“这事就这样吧,我以后不会跟他来往了,你也别多管闲事。”说完就要离开。

周泽楷拉着不让他走,黄少天没法,重新坐回去,“哥,你是我哥,来说吧,周哥还有什么吩咐,只要这次的事你不说出去,我都答应你。”

“我不说。”周泽楷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既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肯定不会说的,“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你又不是小女生,要我时时刻刻跟你在一起,上厕所手拉手吗?”黄少天微微低着头看着拉着他胳膊的手,“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学那会一个人可怜兮兮只能跟在我后边的小尾巴了,也不需要我什么都陪着你啊。”

一时间有点僵持不下,直到楼下传来饭做好了的声音,周泽楷松开了手,看着他走了出去,轻声呢喃了一句,“我想陪你……”

再没人提起过这个话题,只是跟之前不一样的是,课间休息的时候,周泽楷会主动去找他,放学拉着他一起走,有时候约几个人去打打球,打打游戏,那个作弊的同学也没再主动找过黄少天,在周泽楷的努力下,日子又回到了小学的时候。

(三)

“起床,背单词。”周泽楷拉着黄少天的手试图叫醒他。

黄少天翻了个身把手抽了回来不理他,周泽楷又去掀他被子,抱着他的腰让他坐起来,黄少天迷迷糊糊的靠在他怀里,下一秒又睡着了,微热的呼吸在锁骨上方来回扫过,周泽楷心里一热,差点陪着他一起睡回去了,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拿了条湿毛巾帮他擦脸,新的一天在黄少天的哀嚎中开始了。

“周妈!现在才五点半!五点半!妈都没你这么着急的!”黄少天痛不欲生,明明周末的时候他们还是能一起打游戏开黑的好伙伴,为什么一上学就变成了魔鬼。

周泽楷把衣服扔给他,也有点心疼,但是高三本来就是辛苦的一年,距离高考也就三个多月了,玩的时候可以好好玩,玩完了就该学习了,“你们班早晨要考。”

“不想活了,人生惨淡。”黄少天放下记单词的小本本趴在桌子上,双手做出敲击状,“你觉得我把你打晕再睡一觉的几率有多大?”

“早晨效率高。”把他捣乱的手按回去,周泽楷收拾了一下课本,“好好背。”

最近整个年级都进入了冲刺阶段,每周的卷子考试不计其数,烦躁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好不容易熬过了早晨的测验,就传出下午又有别的小考消息,就连周泽楷听了都觉得有些头大。

好在魔鬼历练在三个月后终于结束了,踏出考场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周泽楷找了个阴凉的位置站着,估计黄少天也该出来了,这三年的高中生活正式宣告结束,接下来就可以讨论去哪里玩了。

周泽楷想的出神,毕业了是不是就可以……

“嘿!发什么呆,走了走了,我刚约了班里几个同学,晚上去通宵吧?”黄少天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先把东西送回去,然后给老妈说一声,你说!”

“好。”周泽楷笑着点头,高中这三年最大的变化大概是跟黄少天更亲密了,虽然没有人说过,但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动作倒是多了起来,这种变化让周泽楷感到有些欣喜。

本来的小聚会在同学的宣扬扩散下变成了大型的毕业聚会,除了一些家里管的比较严的以外,各班都多多少少来了一些,最后索性就一起包了个会场,让大家能在毕业之际玩的开心,黄少天满场跑来跑去玩的不亦乐乎,走到哪都被人拉住人缘好的不得了,周泽楷也不管他,想喝就喝想闹就闹,这样的时候可不多见。

一圈溜完,黄少天也没看到周泽楷在哪,四处转着找了好一会才在会场外边的侧厅看到他,周泽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正想着过去叫他,侧厅的灯突然被打开了,从另一边的门涌进来一大堆人,嘻嘻哈哈的推着一个女生,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没管,视线一瞥看到了另一边的黄少天。

周泽楷站起身正准备往过走,就被人群围在中间,同样在中间的还有刚才那个女生,所有人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的拍照起哄,周泽楷皱了皱眉,这个女生他有一点印象,高二那年校庆的时候,她跟黄少天一起唱了首歌。

“周泽楷同学,我……”

“抱歉。”周泽楷打断她,“有人在等。”说完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把斜靠在门框上的黄少天拉走了。

一直走到会场门口也没人说什么,周泽楷松开了手,“去玩吧。”

黄少天没动,“你是打算整个晚上都在一边发呆然后等着别人来排队告白吗?”

“吵得头疼。”周泽楷笑了笑,“你们太疯了。”

撇了撇嘴,黄少天给朋友发了个消息,“那咱俩出去玩吧,还是回家打游戏,算了不想回家,看电影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好。”

出乎意料的,这个时间点电影院里人还挺多,也有不少看上去就是刚高考完的学生,周泽楷选了比较靠后的位置,免得黄少天总是抱怨前排脖子疼,电影也选的很应景,一场电影下来,不少人都哭得眼睛红,属于他们的高中时代是真的过去了。

“你想过去哪个学校读吗?你的成绩可以上全国前几了。”黄少天吃着冰淇淋,靠在天桥一侧的扶手边,看着夜晚下的灯红酒绿。

“你呢?想去哪?”

黄少天想了想之后摇头,“好像去哪都差不多,我感觉考的还不错,前几的学校肯定是进不去,但是差不多的应该没问题。”

“我想去有你的学校。”周泽楷站在他旁边,小臂撑在扶手上,看着为数不多的星星说道。

“你……怎么这么没主见。”笑嘻嘻的转过身,黄少天也学他的样子,撑着小臂趴在天桥一侧。

“嗯,要改。”周泽楷突然凑过去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黄少天愣了一下,脸慢慢红了。

看他好像没什么反应,周泽楷又凑过去了,“改的不好,再试一次?”

黄少天没动。

周泽楷往后退了退,下一秒黄少天又扑了上来,被周泽楷敏锐的捕捉到了,唇齿相交。

泛着晕黄的灯和无数的车灯缠绕在一起,匆匆行走的路人,四处观赏的游客,夏日里昆虫拍击着翅膀的嗡嗡声,耳膜边突击的心跳汹涌碰撞声,让两个少年的这一刻变得无比美好。

(四)

最终黄少天还是没和周泽楷选了同一个学校,因为这件事,周泽楷很久没和他说话,最后还是黄少天不高兴的表示,再不理我等开学了你就别想见着我了,猛地被提醒了的某人开始时时刻刻粘着他,算是美满的度过了高中最后的假期。

虽然说起来好像一学期很快就会过去,真的分开了才感受到不习惯,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们在一起住了有十几年,在心里对方早已经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漫长的求学生涯,变得格外难捱。

“后天的票。”周泽楷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收拾着行李,“想吃点什么?”

又聊了好一会,挂断的时候手机都不由得发热起来,室友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幕,周泽楷有恋爱对象这个消息散布出去的时候,伤了不少人的心,不少人都等着盼着他分手,这一等就是四年,有一个假期回来的时候,颈侧清晰可见的红痕更是断了一众念想,周泽楷不去拆穿黄少天在他临走前非要咬一口的小心思,又很恼自己没办法给他留个标记,因为他开学走的早,黄少天还要在家里住一个星期,他们还没敢出柜。

拖着行李回到家的时候,黄少天正好被朋友叫出去了,周泽楷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开始帮黄妈妈一起准备晚饭。

“一转眼你们都毕业了,有没有想过做点什么,回来还是在S市发展?”周妈妈看了眼煲的汤,感觉差不多就关了火。

“回来,已经想好了。”周泽楷帮她把汤端出去放好。

黄妈妈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开口,“回来就好,异地恋也挺辛苦的,那小子根本闲不住。”

“……”周泽楷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您……”

“妈妈也不瞎,你们两个本来就是我儿子,我养大的我还不知道吗。”

周泽楷什么也没说,走过去抱了抱她。

“你俩干嘛呢,也没人抱抱我呀?”黄少天快速的洗了个手就开始在桌子上偷吃。

黄妈妈白了他一眼,“等我这个菜做完一起吃,小楷刚回来,你上楼陪他去,别瞎捣乱。”

黄少天笑嘻嘻的点头,拉着人回屋,周泽楷一个熟悉的门咚,凑过去亲他,直到黄少天喘着气扭过头才放开他。

“妈知道了。”

黄少天顿了一下,“挺好的,本来就没打算一直瞒着她,老妈肯定是看着你的时间久了,觉得难以找到比你好看的儿媳妇了,才决定将就着来吧。”

“谁是媳妇?”周泽楷埋头在他颈侧轻轻咬了一口。

“你啊,如花美眷!”

打打闹闹在险些擦枪走火的危机关头停了下来,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难耐的蹭了蹭,然后在周泽楷快绷断弦的边缘整整衣服下楼吃饭,周泽楷咬咬牙缓了缓,在心里默念,我宠的,我宠的。

工作之后两人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在公司附近租了套不大不小的公寓,两个人住绰绰有余,周末的时候一起回家去待两天,也算过的很不错。

周泽楷把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两人靠在一起商量着晚上吃点什么,黄少天盯着零食箱充满向往,周泽楷摇摇头,“免谈。”

黄少天生无可恋的摆摆手,晚饭的选择只有两种,零食和随便。

“话说,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问过,你当年亲我的时候好果断啊,你是不是在心里想过无数次了?老实交代,你暗恋我多久了?”黄少天知道他脸皮薄,故意羞他。

周泽楷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场景,有个小小的孩子,站起来对着所有人大声的说了些什么,最后他说,周泽楷是我弟弟,以后由我罩着他。

“嗯……谁知道呢。”周泽楷笑了笑,就是很久了。

END

评论(22)
热度(220)

我还是很喜欢他们,也很喜欢你们。

© Cc橙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