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橙辰

【周黄】爱如阳光

七夕快乐~提前祝少天生快~

全文1w9+可能有些长orz但我还是把他及时赶出来啦!

大家积极参加情书予你活动啊啊啊奖励真的超棒的!

 (零)

  传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吸血鬼不再惧怕阳光,一种是血统的背叛,另一种是打破诅咒,而这两者往往存在着某些密不可分的联系,早在最初的时候为了确保血统的纯正,内部繁衍成为了主要的生存模式,直到出现第一只踏出领域的吸血鬼,打破了地域限制也打破了维持已久的纯正血统,主系血统仍旧高高在上一边享受日复一日的安谧一边支配着支系血统,再到后来,除了被二次转化的支系血统,又多了一支吸血鬼与其他部族相结合诞下的血统,被叫做混种。

  这是被禁止的,支系的出现虽然让主系很是不满,但对于主系而言支系像是随时可以舍弃的士卒,既能陷阵也足够顺从,最为重要的是二次转化对血统的换洗让他们看起来倒像个纯种,只是力量差距是不可避免的。而混种不同,力量不足血统不正还不像主系和支系那样极其畏惧阳光,所谓的爱情产物。

  像是触犯了禁忌一般,无论是主系还是支系,与其他部族的结合都足够宣以死亡,这是一个黑色又绝望的仪式,将背叛的吸血鬼捆绑起来安置在家族前的空地,等待他的是日出刺眼的亮光以及灼烧般灰飞烟灭的痛楚,此时此刻他有两个选择,向血统低头杀死他的爱人或者是等死,而在日出之前他的爱人会先一步而死,状况总是不断发生,在太阳光面前当初的誓言越来越变得不够看,千百年来无论是吸血鬼还是他所谓的爱人大多都经不住太阳的考验,活着或是死了也不再变得重要起来。

  “黄少, 为什么他们会想要在一起啊?”卢瀚文一脸好奇的问道。

  “大概他们觉得他们是相爱的吧,你个小鬼不要问那么多。”随手揉了把他的脸黄少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黄少你活了一千年有没有体会过那种相爱的感觉?!”卢瀚文拉住他的衣摆抬头问他。

  “你才多大点就想这些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黄少天又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天快亮了赶紧给我回去睡觉。”

  “黄少你明明不怕阳光为什么还要跟我们一样白天睡觉晚上活动啊,我要是不怕阳光我就可以从早到晚在外边玩,刘小别前辈来打我的时候也能站在太阳底下他就不敢来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小卢你记着不论做什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黄少天认真的神情让卢瀚文下意识的跟着点头,紧接着他又笑了起来,“我逗你玩的快给我睡觉去。”

  看着卢瀚文躺进了棺材黄少天回到自己的屋里,厚重的窗帘将整个屋子都捂得严实投不进一丝阳光,黄少天站在窗前用手掀开帘子一角,初升的太阳光带着些暖意将他整个笼罩透着一层金黄,黄少天靠坐在窗台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不知不觉得就这么睡着了。

  (一)

  “少天?”喻文州轻轻叫了一声,“想什么呢?”

  “文州你说他为什么连躲都不躲就支着让我咬呢?”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缓缓摸着棺材上的花纹,黄少天有些不能理解。

  “大概是害怕?”这倒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了。

  “不可能啊,如果害怕一开始就不会出手了,更别说还很配合的露出脖子来,你说我要是把他咬死了呢?”黄少天问道。

  “你要是把他咬死了我们就还要把他的尸体也处理掉,最近是有点不太平,还是小心的好。”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点了点头,前天夜里他和喻文州去捕猎,为了尽可能的低调和自我保护大多数吸血鬼已经不会再去攻击人类了,在林子里抓捕大型动物带回去圈养更安全也更可靠,每次进食也都尽可能保证动物们能活下来,久而久之就能形成进食的循环链,然而他们却发生了意外。

  跟喻文州支系不一样,黄少天是主系血统,体内的好斗因子让他无论身体素质还是力量都极为优秀,这样的血统同时也会招来其他部族的觊觎,在捕猎过程中他们被围攻,黄少天示意喻文州带着猎物先回去,他解决完也就回去了,喻文州点了点头嘱咐他小心,黄少天是极强的,对喻文州来说这毋庸置疑,然而这个晚上他却没有回来,第二天夜幕降临的时候黄少天换了一身不属于他的衣服回来了。

  本来在解决掉围攻的人之后他就准备回去了,不想一身的血气居然招来了狼,像狼这样群居又狡猾的动物对他自然是不会有威胁,但在这个敏感的活动时间有狼就代表他的身后还跟着狼人,黄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显得更具攻击性,高大的身影慢慢从树的阴影中走出,狼人笑着露出引以为豪的尖牙,这场战斗一触即发。

    “就算我现在说各走各的也晚了是吧?”黄少天将衣袖挽了起来露出一截小臂,“那就在天亮之前速战速决吧。”

  “你是纯血?”狼人毫不在意的拨弄着利爪上尖锐的指甲,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眼神却牢牢盯在他的身上。

  “这很重要吗,老实说不管是不是结果也只有一个就是你被我干掉。”黄少天的眼睛慢慢变得深红,在月色下显得有些诡异,原本的虎牙也明显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能刺穿动脉,他微微舔了舔一侧的尖牙,舌尖上传来的刺痛感让他无比兴奋。

  “重要,当然重要。”狼人咧嘴笑了起来,森白的巨齿张张合合,“这样才比较有趣。”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闪身到了黄少天眼前,利爪划向了他的喉咙,只要黄少天慢上一秒就足以被撕裂,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向后仰去躲过这一击将重心放低猛地出腿,狼人被踢了正着却并无大碍,强壮的身体和厚实的皮毛成了天然的保护,毫无畏惧的再次向黄少天攻去。

  一击不成黄少天敏锐的调整身形,他本身并不是极有力量反而更是灵巧,仅仅一击就足够他分析两人的差别,黄少天的指尖快速长出了尖甲毫不留情划向自己露出的一截小臂,失血的晕眩感瞬间涌上大脑,却不见有滴落,血水顺着手臂爬到他的手心聚成一柄利剑,这是他作为吸血鬼的独有的能力,控制力。

  当他挥着利剑向狼人攻去的时候小臂上的伤口也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里的血色变得更暗,空气里还弥散着浓重的血腥气,像是最好的催化剂时刻迎接着狼人的下一波攻击,狼人也被血气煽动爪落之处还能听见撕裂空气的声音,尖锐的爪子瞄准着他的心口和脖颈,爆起的肌肉让他的攻击更具有杀伤力,黄少天举剑迎上他的利爪,压倒性的力量让他有些后退,猛地向后一退黄少天将剑身倾斜剑刃擦过指尖插入指缝一个交错便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

  狼人握了握拳不再去管手上的利爪继续向他攻去,力量和尖爪是狼人致命性的武器,黄少天一边躲闪一边用剑回击,狼人架住他的剑却突然笑了起来,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疑惑就见他张大了嘴露出满口獠牙仿佛下一口就能咬断他的脖子,黄少天刚想躲开身下却被一头狼咬住了小腿,尖利的牙刺穿了肌肉直咬上了腿骨,黄少天一个分神狼人已经举起了爪划向他的心口,就在这时一枚银弹顺着两人之间的缝隙飞了过来穿透了狼人的利爪嵌在肩膀里。

  狼人嚎叫一声收回了手向后退去,下一秒黄少天就感觉到咬着腿骨的力道松懈下来,低头一看那狼也已经死了,被子弹打穿了头骨,来不及去看来的人是谁黄少天再次举起了剑,银弹只能限制狼人的行动却不能真正将他杀死,等他攻过去时狼人已经用指甲将弹头抠出,失血过多让他更加暴躁,双拳紧握迎接黄少天劈下的一击竟然硬生生击断了他的剑,断掉的剑刃化成雨珠大小洋洋洒洒淋了二人一身,黄少天趁着狼人愣神的一瞬只剩下半截的断刃猛地插进他的脖颈,黄少天咬了咬牙不去在意被利爪划伤的地方将断刃插入的更深环着脖颈削下了他的头,这是杀死狼人的唯一方法。

  “呼——”喘了口气黄少天才有功夫去看来人是谁,他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灰色的风衣将他显立的笔直,虽然垂在身侧的双手还握着两把枪,看上去却并没有要再与他一战的意思,黄少天也实在没有再战的精力,腿上的咬伤虽然在慢慢愈合但是被狼人划伤的地方却是没办法愈合的,狼人的利爪上还带着狼毒,不祛毒伤口只会溃烂的更严重。

    

    “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先说一声谢谢了,就算我欠你的人情以后要还能遇着,我再还你。”微微甩了甩腿,受伤的地方已经不再痛了还有些微痒大概是在长肉,反倒是后背被抓伤的部分疼得厉害,他现在只能尽快回去找喻文州。

    “你有伤。”声音从那人嘴里传出,意外的在这血雾弥漫的夜里格外有磁性,“有毒。”

    “这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黄少天不愿多说,即使这人之前确实帮了他但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目的,轻易就去相信他也就活不了这么久了。

    

    “……”那人静静的看着他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后背的伤痛感越来越明显,黄少天心里清楚,再不离开可能他连回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黄少天将半截断刃粉碎几个闪身就消失在夜色里,那人盯着他离开的身影原地思考了几秒之后追了过去,天色已经隐隐有了要发亮的趋势,黄少天黑色的身影不再模糊,从后方看去伤口上覆着一层黑色的雾气正逐步向周围侵蚀,那人追了没一会就看到不远处速度明显放慢了的黄少天,连奔跑的身形都变得摇晃起来眼见就要摔倒,那人加快了步伐来到他身边黄少天蜷缩着身体身后的伤口还有严重的趋势。

    感觉到有人靠近,黄少天第一反应是自我防御,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就觉得身体无比沉重起来,脖颈一疼整个人就晕了过去,那人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拉住他的胳膊轻轻一用力就把他整个人扛在了肩上,走了没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又将他放了下来脱下自己的风衣盖住随后将他整个人抱起,离开了森林。

    (二)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天色虽然已经发暗,厚重的窗帘仍旧让他分不清时间,身上的伤像是被人处理过的样子,疼痛感减轻了不少,除了失血过多一阵阵的头晕以外基本能确定身体无碍,这个时候他才有功夫去观察所处的地方,简洁,黄少天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无论是家具的摆放还是打扫都非常有条理,空气中还弥漫着陌生的气息,这里住的是个人类。

    

    小心翼翼的撩开窗帘一角确定了即将进入夜晚之后黄少天准备离开这里,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喻文州应该已经回去了,现在很可能在担心自己,想到这里黄少天就准备撩开窗帘从窗户离开,刚掀起一角身后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让他一秒进入警戒。

    

    “……”一个身形瘦高的男人抱着纸袋从门口进来,看见他这一幅要离开的架势皱了皱眉,“你现在很虚弱。”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之前在树林就是你吧,虽然没有杀气但你的味道我能闻出来。”黄少天看着他,没有说要走也没说要留。

    

    “嗯……周泽楷。”他把纸袋放到了桌上取出面包和牛奶放进了柜子,又把其他生活用品挨个摆好,“想救你。”

    

    “真这么好心想救我就救我?不会有什么企图吧,你要是有一点不轨的行为我能分分钟把你撕成碎片。”有些暗的房间里他隐隐泛着红光的眼睛看上去有些骇人,周泽楷却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里,将手里的事情做完之后就朝着他走了过来,黄少天连忙就想后退,周泽楷说的没错,现在的他确实虚弱。

    

    “别动,我看看。”忽视掉他戒备的神态,周泽楷毫不客气的伸手扯他的衣服,黄少天一惊指甲瞬间暴长堪堪停在他的颈边却还是划破了皮肤,一道浅细的血线缓慢的向外渗血,周泽楷也不在乎这点小伤按着他的腰不让他乱动,仔细检查了背部的伤口,确定已经开始愈合之后才放下心来,再看过去却发现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

    

    “饿了?”周泽楷问道。

    

    “嗯……什么?”回过神来黄少天让自己尽量不要去看周泽楷的伤,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盯着那渗出的血珠。

    

    “……”想了想之后周泽楷走到床边整理了一下被子之后就靠了上去,一只手将衣领微微拉开,“来喝?”

    

    “……我靠!我告诉你不要太嚣张,就算你救了我我一样不会对你客……”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咽下唾液的动作,黄少天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自己一下,虽说早就已经不再吸人类的血了,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巨大的诱惑,相比起动物的血来说,人类更香甜一点,也更能止饿。

    

    “不来?”周泽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这可是你自己要我咬的啊,看在你这么主动的份上我会注意不把你咬死的。”嘴上说着人已经慢慢移到床边了,黄少天看着他露出的颈部,血管的跳动声仿佛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自觉的就想靠过去。

    

    “趴上来,姿势别扭。”周泽楷说着好拍了拍床。

    

    黄少天眼前只有那红色的血痕,听他说话就乖乖上了床双手撑在周泽楷两侧膝盖分开跪坐在他身上,整个人半趴在他颈边,深深地嗅了一下之后轻轻舔掉了上边的血珠。

    

    柔软的舌头来回摩擦着伤口,周泽楷只觉得那条血线附近的皮肤都在发烫,如此近的距离,他只要微微偏头就能看清黄少天的每个表情,黄少天长的很好看,周泽楷当初只是远远一眼就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近距离看的时候仿佛连细密的睫毛都能数清,只是那一眼,就让他忍不住出手相助,就算知道他是吸血鬼,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而此时他更不后悔了,他救回来的吸血鬼正靠在他身上舔着他的颈侧,就算随时都能给他致命一击,他也甘愿把自己交出去。

    

    舔舐过后黄少天嘴里的尖牙也已经全部冒出,还不客气的就咬了上去,一瞬间甜腻带着些腥锈的味道涌入了身体,黄少天险些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咬的更深一点,却感觉周泽楷把自己搂的死紧,他微微仰着头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双手却环在黄少天的腰上仿佛想将他揉入自己的身体。

    

    血液带着温度一点点的从身体里流失,周泽楷相信黄少天不会把他咬死,但这样的无力感却依旧让他有些紧张,终于,黄少天松开了嘴,舔了舔两个血洞之后笑着对他说了句,“多谢款待。”

    

    刚想起来却感觉周泽楷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算上这一次周泽楷已经帮了他三次,想到这里黄少天乖乖不动了。

    

    感觉到怀里人变得乖巧,周泽楷笑了笑,漆黑的房间里他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却能看到他红色的眼睛,像红色的宝石一样,让周泽楷有些移不开眼。

    

    “喂,你到底松不松手啊,我要走了。”黄少天说道。

    

    “你叫什么?”周泽楷依旧没有松手看着他问道。

    

    “咱俩最好是不要了解太多,我叫什么也无所谓吧?”黄少天说道。

    “我救了你。”

    

    “没错你是救了我,我之前不是也说了吗,以后要是有能帮你的我也不会拒绝……”

    

    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打断了,“所以,你叫什么?”

    

    “……真是怕了你了,我叫黄少天。”

    

    “少天。”周泽楷轻轻叫了他一声,微微上翘的嘴角看在黄少天眼里莫名有些脸烧。

    

    “喂喂喂套什么近乎,别以为你帮了我几次就能随便跟我亲近!”撇了撇嘴黄少天说道。

    

    “没有。”周泽楷摇了摇头,“是真亲近。”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被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红痕,再加上两个血洞看起来危险又暧昧异常。

    “我靠你支过来我直接咬死你得了!”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沉默了一会黄少天起身站了起来,“我也该走了,不管你救我到底是出自于什么目的,算我欠你的人情,以后还给你。”

    

    “……好。”点了点头,周泽楷打开门看着他离去,一句“再见”最终也没说出口,总是会见到的,他终于不用再四处寻找了,甚至知道了他的名字。

    

    (三)

    

    “怎么又发呆了?”温润的声音从门口响起,黄少天回头去看,喻文州拿着一本很厚的书正对着他笑,这才发现自己先是在窗台睡着了,醒了之后又开始发呆,现在窗外都已经一片漆黑了。

    

    “文州你来了啊,走路连点声音都没有,我真怀疑你哪天会不会真变成蝙蝠飞进来。”黄少天笑嘻嘻的说道。

    

    “我看你精神不太好,少天,是有什么事吗?”喻文州略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就是想到了点以前的事,我坐一会就好了,等下还要带着瀚文去捕猎。”

    

    “那就好。”看着他有些迷茫又怀念的神情,喻文州大抵上能猜到一点也就不愿多说,又聊了两句就离开了,黄少天看着窗户外边漆黑的夜景,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周泽楷带着他去看星星的场景,明明认识的并不久,却像多年好友一般让人充满真实感能够肆无忌惮的去选择相信。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周泽楷正面临着追杀,黄少天躲在暗处完整的欣赏了一出华丽的个人秀,周泽楷的双枪让他有些热血沸腾,明明这个人类并没有强大的种族优势,也没有独特的力量支撑,但偏偏就这一手好枪法已经足够他强势起来,眼看周泽楷干掉了最后一人,黄少天毫不犹豫的唤出冰雨冲了上去。

    

    冰雨是他的血剑,黄少天本身的能力就是控制,自身血液化形出的武器和他能有更高的契合度,也更顺手,这个名字还是上一任族长起的,血剑在被击碎或是自行粉碎的时候会化成水滴大小往往让人哭笑不得淋黄少天一身,冰冷又细密,所以才有了这名,黄少天自己倒是满意的很。

    

    剑刃与枪管碰撞的这一刻黄少天就知道遇着对手了,周泽楷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一轮猛攻之后两人竟然还不相上下,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身上的伤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

    

    这当然很不公平,黄少天主动粉碎了血剑,唤出冰雨会让他有失血的晕眩感,但身体的自我恢复只会让他转化成饥饿感。

    

    周泽楷毫不在意刚才打斗受的伤,反而很高兴的样子,等黄少天走近的时候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别走,帮我。”

    

    “帮你什么,我可没看出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啊,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厉害啊,等下次再好好找个时间跟你来一战。”虽然这么说着但黄少天还是主动去看他的伤,“你是不是人缘不好啊,怎么仇家那么多,我看他们追了你一路了。”

    

    “不是仇家”,周泽楷想了想之后说道,“他们随便杀人,我清道。”

    

    “这么说你是猎人?我去,你老实交代你当初救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找到我的栖身地然后想把我们一网打尽?”黄少天皱着眉问道,虽然他觉得周泽楷不是这样的人,但他也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猎人。

    

    “没有!”周泽楷使劲摇了摇头,“有目的,但没恶意。”

    

    “那你还不老实交代!”没想到他居然会承认有目的,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在听到他说没恶意的时候又不由自主想去相信他。

    

    “现在还不能说。”周泽楷嘀咕了一声,“会告诉你,一定!”

    

    “周泽楷,我要是发现你利用我我是绝不会手软的,我知道你们这些猎人是最不可信的!”黄少天严肃的说道。

    “我不会骗你。”周泽楷认真的看着他,眉眼间还带着些许笑意,“我受伤了。”

    

    “你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黄少天说着还是自觉去看他的伤口,大多伤口都是冰雨造成的,他也不能理直气壮的撒手不管,“打你的时候不知道躲吗,硬抗有什么用,我的伤都痊愈了,疼得还不是你。”

    

    “不疼,跟我回去?”周泽楷问道。

    

    “跟你回去干嘛,我告诉你我现在可饿着呢,不让我出去觅食一会忍不住把你整个吃了。”翻了个白眼黄少天说道,他本来就是出门活动活动,夜里不太平的林子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完全符合他的要求,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了周泽楷。

    

    “帮我上药。”周泽楷说的理直气壮,大有你把我弄伤还想不负责的意思。

    

    “信不信我上药的时候弄死你啊!”

    

    “给你报酬?”周泽楷缓缓说道。

    

    “你能给我什么报酬?不是我胡说,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有什么能交出来的,不过你那两把枪不错,可惜是纯银的。”有些遗憾的说道,黄少天还看了眼他腰间挂着的两把手枪。

    

    “枪不行。”周泽楷摇了摇头,“给你咬?”

    

    “我去,你还真想让我咬你啊,我告诉你我可随时能咬死你,我要是动一点心思就把你转化了!”黄少天瞪着他说道。

    

    “你不会的。”笑了笑周泽楷在心里想道,我知道你的本性。

    

    “那可不好说……”没多一会两人回到了周泽楷家,按照他的话找到了药箱,黄少天挑着眉看他脱掉衣服,看上去有些高瘦的身形脱下衣服之后才能看到张弛有度的肌肉,背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不少,黄少天伸手摸了上去,轻微的刺痛感让周泽楷不自觉的绷紧了肌肉,背部的线条看起来更加流畅充满生命力。

    

    “身材不错嘛,平时有在练?”一边说着一边帮他上药,黄少天没碰到一处就能感觉到周围的肌肉微微绷起,“上个药而已我又不会偷袭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有点痒。”周泽楷说着转过身来,示意他先上前边的药。

    

    “前边你又不是够不着,自己上。”周泽楷本就比他高着一点,这样的姿势像是被人揽在怀里,黄少天有些不自在,把药塞他手上就想走开,却被周泽楷一把拉住。

    

    “别走。”周泽楷拉着他小心翼翼的把他拉回来从身后贴住他,“少天,别走……”

    

    微热的体温通过薄薄的衣料传来,黄少天能明显感觉到周泽楷与自己越贴越紧,他起伏的胸膛带着呼吸都传了过来,见黄少天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周泽楷的胳膊缓缓搭在他的腰腹间不着痕迹的把他搂在怀里。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黄少天有些无奈的问道。

    

    周泽楷没吭声抱着他向沙发走过去,坐下之后拍了拍自己的腿,“坐上来。”

    

    “喂喂喂,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我才不要跟你玩这种东西……”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拉了一个踉跄整个人扑过去,周泽楷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我靠,你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黄少天按着他的肩膀坐了起来,正坐在他的身上,双腿分立两侧陷入沙发,这样的姿势看起来暧昧极了。

    

    “饿吗?”没理会他的抱怨,周泽楷歪了歪头露出颈侧笑着示意他来咬。

    

    “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啊,这么喜欢被人吸血吗,那我要不要把你养起来当储备粮啊?”黄少天说着眼睛却盯在颈侧的动脉上时不时眨两下,嘴里的虎牙也不知不觉变得尖锐起来,周泽楷看着他有些发红的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

    

    “是你的话,没问题。”

     (四)

并不香的肉

  (五)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周泽楷正单手撑着头看他,另一只手还搭在他身上,黄少天大致扫了一眼,他身上的绷带已经全部换过了,脸色虽然有些发白但精神看起来不错,大概烧已经全退了,黄少天伸手摸了摸果然已经没有了烫手的热度。

    

    “抱歉。”周泽楷虽然发烧但之前的事也记得很清楚,那么蛮横的把人压在床上事后还要黄少天帮他上药,实在是太说不过去,沮丧的表情还带着些懊悔让黄少天忍不住发笑。

    

    “道什么歉啊,你没事就行了,我也该回去了,嗯……总的来说昨天还是很不错的,咬你一身伤我也很抱歉啦!”黄少天说着起身找衣服穿。

    

    “少天,在一起?”周泽楷从身后拉住他说道。

    

    “什么?”回过头去看他,黄少天有些嫌弃手上的衣服,昨天就是拿这件擦了身,上边还遗留着干涸的痕迹,“借件衣服给我穿?”

    

    “在一起,好不好?”周泽楷把他手里的衣服扔到一边拉着他到自己身前,“我喜欢你,一直到现在。”

    

    “你说你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是我理解的那个在一起吗?我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吧,虽然已经有了这样那样的关系,但你压根就不了解我啊,我也不了解你。”黄少天说道。

    

    “第三次。”周泽楷摇了摇头,那个时候他还很小,独自一人在森林里迷了路,正好遇上在狩猎的狼人,只差一点就要沦为别人的晚餐,幸亏有人救了他,一开始他以为那是个人,直到那双淡棕发亮的眼睛变得血红,细长的指甲将狼人贯穿,周泽楷明白了那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救了他之后却没有想要喝他的血,只是拍了拍他的头问他住哪,身上的血气依旧浓烈,连眸子深处都在沸腾,他却能笑着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把他送回了家,周泽楷不知道他的名字,却清晰的记着那双透亮的眼睛和他清亮的嗓音,那个时候他无比庆幸对方是个吸血鬼,这样就能有足够的时间等他长大,然后找到他。

    

评论(4)
热度(153)
  1. ♥ 黄少天的小迷妹Cc橙辰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还是很喜欢他们,也很喜欢你们。

© Cc橙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