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橙辰

【百日X黄】[周黄]Day.6

 @七武海的欣 队长我还是写了唇膏梗虽然没有我给你说的那么污😂

灯光随着音乐的节奏缓慢的变换着,这是一首抒情的英文歌,在小提琴的协调下显得更加悠扬婉转,台上的人细细随着拉动的旋律轻微摇晃着,仿佛眼下是在剧院台上进行的一场音乐演出。

这是一间极其具有欧式风格的酒吧,人们细声细语的交谈着,偶尔几声调笑也被掩饰的很好,没有喧闹的斥喝声也没有浓重的啤酒气,空气中还淡淡飘着大麦香茶混着鸡尾酒的清新。

吧台前的调酒师细细擦洗着每一支酒杯,然后为顾客调制他们心仪的酒品,甚至是果汁和牛奶。

“这是今天晚上第六个了吧,黄少真能忍啊居然还有心情和他们聊天。”今天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大概是天气有些凉人们都不太愿意出来,倒是让郑轩他们空闲出了不少时间闲聊。

“看起来确实心情不错的样子。”从台上下来的喻文州笑着进入了闲聊小队。

“Boss,黄少这样没问题吗?”宋晓忍不住问了出来,想起他占有欲有些强烈的情人不禁为他捏把汗。

“放心吧,少天明白的。”喻文州说着向门口的地方瞥了一眼,身着灰长风衣的男子推门而入,动作很是轻巧,巨大的墨镜在灯光下有些看清五官,男子进来后紧跟着又有几人进来了,仿佛感觉到喻文州的视线男子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礼貌的点了点头落座在离正门不远的位置上,从这个角度不仅可以看到正门及外边的场景,不需要转头就能看到台上和吧台前,偏角落一点的位置还能很好的观察整个酒吧的动静,一个绝妙的选择,喻文州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阿远,招待客人。”

“好的,Boss。”李远点头应允。

“请问几位要喝点什么?”李远看着眼前的几人觉得有些眼熟,良好的职业修养是不会让他说出无礼的话。

“要两杯威士忌一杯雪利一杯果汁一杯——小周你要什么?”点酒的男子将将墨镜摘了下来侧头看向一旁的人。

“霜火。”听到他有些冷清又低沉的声音李远立刻想起来了,怪不得有些熟悉,周身气场强烈的让人不敢靠近,这不就是他们只见过一面的那个“黄少的情人”。

“好的,请稍等。”李远几步路走到吧台前轻轻用手指点了点桌面示意热聊的人先停一停然后把酒单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酒单。”

接过酒单扫了一眼黄少天抬头像门口看了看,果不其然一双有些热切的目光紧紧追随着自己,黄少天拉住李远示意他把其他的酒先端过去,自己从一列玻璃杯中选出了心仪的一支,想到他点的单笑意忍不住变得更加热烈。

第一次见面可以说的上是不太愉快,为了躲开紧随的暗杀者周泽楷奔跑着跳进了某公寓阳台,黑色的风衣能够让他躲藏的更隐蔽,空气里微微散发着的血腥气实在让他有些不太好受,有不少是别人的溅在了他身上,还有一些是确实受了的伤,小心的撬开阳台门连着的漆黑的卧室里还能听到均匀的呼吸声,周泽楷本想就在这休息一晚处理一下伤口,却没想到刚小心移动到卧室门口床上的人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他身边,一个转身就整个被按倒在地板上,铁锈味变得更加浓厚起来。

“你是什么人大半夜撬人家锁要是一般人早就被吓死了好吗!血气这么重被人追杀啊?”一向睡眠极浅的黄少天在阳台锁响动的一瞬间就醒了过来,脑子转的极快一瞬间就给周泽楷安了不知道多少个身份,在确定周泽楷没有杀意而是想要从卧室出去的时候就猜到了个大概,这样的情况只能是在躲追杀或者等救援。

“喂,不说话别是死了,我可不想埋你,现在找块空地还是蛮难的么,不仅要挖坑填土连运尸体出去都不安全。”皱了皱眉黄少天从他身上起来,周泽楷已经晕了过去,大致确定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将窗帘密密拉住后把他移到床上脱去衣物,双枪紧紧握在他手里黄少天试了几次有没能拿下来,挑了挑眉后卸下了弹夹。

他身上的伤口不多但流血不少,脱去衣物的时候扯动了伤口使得干涸的血再次被晕深。

整个收拾完毕的时候已经过去半夜,黄少天累的睡着,再醒过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银色的子弹,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将他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子弹上印着一个椭圆形的东西,两侧还有倒三角让他不由的开始纳闷到底什么样的神经病才会在子弹上刻一个导弹啊,以至于后来知道那其实是一只企鹅的时候黄少天有一种吞了苍蝇无力吐槽的感觉。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黄少天有种智商受到侮辱的感觉,只是去银行补张卡而已,准备出去的时候周泽楷走了进来,见到他还有些诧异,刚想打招呼就冲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猛地掀起上衣掏出一把杀猪刀就架在了最近的周泽楷脖子上,偏偏他身高还没有周泽楷高,从黄少天的角度只能看到周泽楷一脸懵逼的盯着一条看不到主人的手臂。

“快叫救命!不然我就一刀砍死你!”中年男子大叫着,恶狠狠的瞪着一旁的安保人员,“让柜台的把钱都给我交出来,不然我一刀宰了他!”

“啊,救命。”眨了眨眼睛周泽楷看向眼前一脸复杂的黄少天,还附送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却不知道黄少天此时内心的弹幕刷了有多少条,这都是哪里来的缺心眼,抢劫你走点心好不好,大哥你看得到前边的情况吗绑一个这么高的,前边那神经病这个叫的我就给你一分,多一分都怕你骄傲,你这么屌直接打翻他啊,对着我笑着叫救命什么意思啊喂!

最后这个闹剧一般的抢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结束了,因为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脚就踢向他握着刀的手腕,趁松手的一刻把周泽楷揪了过来紧接着中年男子就被保安制服了,周泽楷还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向他道谢。

第三次见面就在黄少天现在调酒的酒吧里,周泽楷坐在吧台前想了一会之后跟他说,“不要酒。”

黄少天忍着拿酒盅砸他的冲动拿出杯子本想给他调果汁,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到了第一次见面那天晚上,周泽楷一身血气的躺在他床上,手里紧握双枪的姿态,枪身银色的流线花纹既华丽又迷眼,想到这一点黄少天忍不住给他调了个新品,十分之一的番石榴汁混上冰块和糖浆,想起他那句“不要酒”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恶作剧般加入了樱桃白兰地,量很少绝对不会醉过去但味道一样很足,调剂过后透着琥珀般的暗色,大概有些甜,一盎司的番茄汁不会再多,最后将打碎的冰沙与少许酸奶搅拌轻轻堆积在上边倒是有些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黄少天把酒杯往他前边一搁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喝一口尝尝,周泽楷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酸奶和白兰地相互参杂,酸甜中还隐隐带着些苦涩一瞬间就让他爱上了这个味道。

“这是什么?”又喝了一口周泽楷轻轻摇晃着杯子看着里边的颜色慢慢融合在一起再把他一口喝掉。

“Frostfire,随手调的而已。”黄少天说着将他空了的酒杯收下去递给他一杯橙汁,“这杯算我的。”

“谢谢。”周泽楷道谢,一只手撑在桌面上支着头,看着黄少天灵活的花样调酒,直到橙汁也喝完他都没再说过什么。

“赌一个鸡腿这小子看上黄少了,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站在角落八卦的无聊群众之一郑轩说道。

“我也跟一个鸡腿,五分之二的人都在看Boss卖力锯琴,其余五分之三全都盯着这帅哥,这样他都没反应肯定是因为被黄少帅到了。”另一个无聊群众徐景熙说道。

“老徐你居然说Boss在锯琴,快点贿赂我不然我要揭发你。”第三个无聊群众宋晓说道。

“为什么我觉得他在发呆啊?”刚给客人点完单绕回到角落八卦的李远说道。

黄少天将杯子擦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你到底是想干嘛呢,这个方向都快被看穿了,不出一分钟后边那个美女就要来搭讪了,你给我找个偏僻的地方坐着去,别在吧台散发荷尔蒙。”

“我没有。”周泽楷狡辩。

“那要不帅哥你跟我说说话,我觉得我要么被你冷死要么被他们看死。”黄少天把杯子放下搬了个椅子坐他对面。

“周泽楷。”

“什么?”

“我的名字。”周泽楷有些腼腆的笑了笑,不过身后的人都看不到,只有黄少天到抽了一口气。

“好吧,我叫黄少天,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神展开,我脑子里还满是你要死不活的样子呢,噢对了,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

“你问。”

“你那子弹上刻个导弹是表示他速度很快用来恐吓别人的?讲真一大早你不见了留颗子弹给我像是在告诉我‘等着,下次干掉你’的样子。”黄少天笑嘻嘻的说道,周泽楷是干什么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的背景也没多纯洁就不要管别人了。

“不是……那是企鹅。”因为江波涛说有点要有点特色,所以子弹在制作的时候模具里就有一个企鹅的印子,看久了其实挺可爱,前提是知道那是什么。

黄少天愣了三秒先是一串“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又很正经的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看错的,然后又是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看他笑的开心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人有点可爱。

这个时候后边那个美女实在忍不住小步走了过来坐在周泽楷旁边,示意黄少天来两杯伏特加。

黄少天一脸我懂的表情将酒杯递到他们跟前,美女羞涩一笑看着周泽楷,“一个人好寂寞啊帅哥,我陪陪你吧。”

看到这个场景黄少天很知趣的想要走到吧台另一头接着擦杯子,却被周泽楷伸过来的手抓住了手腕,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周泽楷慢慢的说,“不是一个人。”

“啊呀,原来帅哥你在跟黄少聊天啊,那我们一起啊。”美女继续笑着放电。

黄少天有些佩服这美女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他都笑了那么久了这美女一上来还说周泽楷一个人,不过眼下这情况有些尴尬啊,人家美女想约你你俩聊就好了么拉我干嘛。

这可有些为难周泽楷了,他本来只是想和黄少天认识一下好好感谢他救了自己两次,虽然第二次实在是比较无语但黄少天给他的印象可谓是深刻,本想着在这多坐一会等他下班请他吃个宵夜什么的,现在却冒出来一个偏要跟他们聊天的美女,黄少天还一副要给他们让空间的样子,周泽楷就有些郁闷,我都不认识她。

想了想之后周泽楷说道,“不用了。”

那美女也不气馁,小声在他旁边说,“漫漫长夜的,黄少不能一直陪你啊,帅哥去我家好不好。”

话都说的如此露骨了周泽楷也不装傻了,心一横抓着黄少天手腕的手更用劲了,“男朋友,抱歉。”说完也不管懵逼的美女和黄少天以及在角落八卦的无聊群众就拽着他手腕绕过吧台把他拉了出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牵出了酒吧。

夜风一吹黄少天反应过来了,甩半天手还甩不掉,有点生气的瞪着周泽楷,这尼玛让他怎么上班,他都能想象到喻Boss那一脸深意若有所思的笑了,还有那几个八卦协会的,一想就头疼。

可周泽楷这边他还挺高兴的,黄少天被他提前拉下班了,等下是去吃什么好呢。

感觉到黄少天隐约想要挣脱手腕,周泽楷把他拉的更紧了,握着他的手十指相扣这个姿势比较难被拉开,时间还不算太晚,夜生活才刚开始大街上人还挺多,时不时就有一两个盯着他们看的,黄少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拉着周泽楷走到酒吧后边的小巷将他一把按在墙上。

“你是对面微草派来的细作是吧,想要通过打击我然后抢生意吗,我告诉你是不可能的,没戏了你别想了,我们蓝雨上下团结一条心不会因为你小小的阴谋就被打败,我靠这样想想细思恐极啊,你不会是连第一次受伤都是故意撬我家锁吧,周泽楷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周泽——唔!”黄少天微微仰着头控诉他的罪恶,本就比他略高几厘米的周泽楷是在听不下去了,越说越离谱,索性低下头堵住他喋喋不休的话语。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污啊❤

“再一次?”周泽楷眨着晶亮的眼睛看他被黄少天一枕头糊下了床。

“你给我滚!!!”

周泽楷也不气馁,这么有精神那就再来一次吧!

————————————————————————————————————

黄少天端着那一杯“Frostfire”走到周泽楷身前,“怎么不在家等我?”

自从那一夜之后周泽楷就养成了翻窗户的好习惯,去黄少天家从来不走正门,反正从阳台进去就是卧室,而一般他去的时间段都是黄少天睡觉的时间,然后理所当然的搂着男朋友一起睡觉。

“有朋友,介绍给你。”周泽楷笑的有些腼腆,指着跟自己一起来的几个人,“江波涛,孙翔,杜明,吴启。”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见家长的错觉,“噢噢,我是黄少天就是这家酒吧的调酒师,那边台上那个拉小提琴的是我们Boss喻文州,那边那几个在角落八卦的从左往右郑轩宋晓徐景熙,唯一一个点酒单的那个是李远。”说完之后笑着看了看周泽楷,“我这算是见亲友了?”

周泽楷没等其余人说话就拉着他的手,“喜欢,就要让他们接受你。”

听完他说的黄少天笑的更开心了,“既然见过亲友你可就是我的黄太太了。”

“不对。”周泽楷指正他,“周太太。”

评论(24)
热度(154)

我还是很喜欢他们,也很喜欢你们。

© Cc橙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