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橙辰

想退货拿你自己来换

     “你应该告诉他,而不是瞒着他。”好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少天下意识的想拒绝,微微皱起的眉头完全出卖了他此时有些无措的心理活动。

     “别急着拒绝。”喻文州有点无奈,“你编的也太过了,只要他细细想想就能发现不对的地方。”

       黄少天鼓着腮帮,看起来有点生气,“我能怎么办,一般人不是都应该能迅速分辨出来玩笑话的吗,像他这种人傻钱多的我还真没见过。”

       “少天。”有点头疼的看着他,“你要是不把这件事处理好,我敢保证你期末这门课就要挂了。”

       黄少天哀嚎了一声,翻出手机通讯录开始找那位“人傻钱多”先生。

       刚开学不久,他的导师就布置了一项期末任务,要求他们自己开发一款非常简单的AI,来考验他们的程序编写能力和创造力,这当然不是个轻松的活,所幸的是他们基本没什么课需要上了,整天忙碌在各个项目之中,在把自己闷在宿舍废寝忘食折腾了两个多月后,黄少天的期末作业总算是有眉目了。

       这是一款能够促进交流沟通的AI,他包含了很庞大的词量数据库,这些词基本全是黄少天自己录的,听起来很麻烦的样子,其实过程很简单,他只需要把录音设备带在自己身上,然后不停的跟别人聊天,打电话,发语音,所积攒下来的词汇量就够别人不间断听一个月了。

       真是顺利极了,他提前完成了自己的期末任务,意味着在别人累死累活哭天喊地的时候他可以吃着冰淇淋打着游戏然后招来室友的怒视,然而他还没迎来期末,这美好的计划就被打破了。

       当张佳乐打来电话让他帮忙的时候,黄少天就预感到他可能会再次忙起来,但是秉着多年的塑料花情谊,他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并且毫不客气的压榨了他一番。

       张佳乐让他帮忙的事并不是很难,他在一家网上商城卖智能产品,算是课余兴趣但也做的挺不错,他最近打算再开一家另类风格的店跟自己的店来个同行之间纠缠不清的竞争,制造一点舆论效果,消费者就喜欢这些。

      在控诉了他的奸商行为之后,黄少天帮他注册了一家店,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开一家网店只要你符合要求还是很容易的,但是想做好确不是那么简单了,张佳乐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店能发展更好。

       在一切都搞定之后,黄少天好死不死的做了一件蠢事,他把自己做的AI挂上去了,还打上了一个在他看来足以彰显这款AI的高价,然后天花乱坠的写了几千字的简介,就这样,一个只有名字,高价,简介的神奇AI出现在了某网上商城的一家新的店铺里,甚至连个图片都没有。

        黄少天想着张佳乐看到店铺的表情,不由露出一个使坏得逞的笑容。然而,当天晚上,就有人通过商城聊天窗口找到了他。

[与一枪穿云聊天中]

一枪穿云:你好。

一枪穿云:在吗?

夜雨声烦:什么事啊?

一枪穿云:⊙ω⊙

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那个AI,这么好用?

      黄少天反应了一下,明白他说的应该是自己写的简介,立马一脸骄傲,我做的那必须好啊!

夜雨声烦:当然啦,我这个包含的功能可多了,就拿聊天来说吧,他回复你的话能一个月都不带重样,平时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能跟他聊天,超方便啊有没有!

一枪穿云:嗯。

       黄少天还想说点什么,却突然收到了订单通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完成了下单付款一系列动作,并且火速给他留了言希望他能快点发货,然后就下了线。

       张了张嘴,黄少天又看了一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我尼玛就是随口夸一下,怎么会有人花这么多钱买这玩意啊!

      连续等了三天都没等到那人再上线,黄少天只好开始想办法,他也没说的太夸张……可是第一单就退货的话,对店铺的影响太不好了,咬了咬牙,黄少天决定把他的项目再完善一下。

       程序是已经编好了的,复制完程序,黄少天找了个hello kitty的蠢玩偶做载体,熬了一个多星期的通宵,在劳累猝死的边缘来回试探,终于成功将载体芯片和他的程序链接到一起,为了防止意外事故,他还在里边加了个“wifi情况下遇到问题主动拨电话”的小程序,以防真的聊到无法回答的问题,自己可以救场。

       做完这一切之后黄少天真的恨不得回去掐死自己。

       他所在的地方和黄少天的学校离得很近,吐槽了一番快递费比顺路送过去的路费还贵之后,历经半个月,“人傻钱多”先生的宝贝终于发货了。

       黄少天也把他放上去的商品下了架,就等着张佳乐问他要店铺以及等着收到货之后“人傻钱多”先生的反应,他得承认,用hello kitty是有自己小小的报复心在内的,但是他也确实费了好大番功夫。

        又过了两天,订单的显示变成了确认收货,好吧,他希望如果真的要退货那他们可以私下进行,以免张佳乐的店被自己连累。抱着这样的心情又过了两三天之后,那位“人傻钱多”先生也没有找过来,黄 少天也已经开始要把这件事忘掉了,偏偏就在这时候他接到了电话。

       “……为什么呢?”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有些低,但是很有磁性,顺着电流一起传到黄少天的耳朵里。

      下意识的,他接了一句,“什么为什么?”

      “呵。”那人轻笑了一下,“出故障了?”

       听到这一句,黄少天觉得这人八成就是“人傻钱多”先生了。

       “当然没有!”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反应过来对方并不能看到,接着说,“你说什么为什么,我刚刚断网了。”

       “噢。”那边回了一声,“我刚说,下架了是为什么。”

       等等,难道你是打算再多买两个吗?!黄少天不知道到底是该为他这败家行为痛心疾首还是为对方如此看好他的AI表示满足。

       “卖完了不就下架了呗,毕竟我是独一无二的嘛!”

       这点对方倒是表示认同,其实一开始收到快递的时候他是觉得自己上当了的,因为这实在看起来太蠢萌了,但是不得不说他确实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乐趣。

      自从和“钱多人傻”先生有了第一次通话之后,黄少天就经常能接到传过来的电话了,搞的他都想以维护的名义返厂拿回来更新数据库了,噢,他还缺一个自动更新的功能。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接到电话之后,黄少天已经基本能搞清楚“人傻钱多”先生的作息时间和小部分资料了,在又一个意外脱口的“人傻钱多”先生称呼后,他的买主有点不高兴了,并再次提醒他自己叫什么,黄少天算是意外知道了他的名字。

       周泽楷——就是那位“人傻钱多”先生,看上去不太合群的样子,怎么会有成年人没有社交生活的呢,总会有跟朋友出去玩的时候吧,但是周泽楷每天规律的生活,让他不得不觉得这是一个有点孤独的人。

      于是黄少天就更多的和他说话,周泽楷可能不是一个良好的交流对象,但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倾听对象,黄少天总会跟他说一些有趣的事,然后告诉他“自动更新了数据库”,有的时候也会跟他分享自己的生活,告诉他一些制作者的日常,周泽楷听得很认真,这让黄少天觉得对方因为自己生活丰富了不少。

       这种平静的日子还是过了一段时间的,眼看着就快到了上交期末任务的时候了,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可乐倾倒在电脑上的残骸,他的生命可都在电脑里了,拆了电脑又是擦又是晾,还问隔壁借了吹风机,但是这台高运转的电脑已经决定要罢工了。

      “我要死了文州,我决定把我的遗产全部都留给你们,应该够你和阿轩他们吃一顿外卖了。”黄少天瘫在椅子上宛如咸鱼。

       “没有其他上传的备份吗?”喻文州也很头疼,如果黄少天期末挂了,那他们下学期的团队项目就不得不延迟开展。

      黄少天摇头,“我要是有备份就不会这样了,我已经想开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随缘随缘。”

       “……”喻文州更头疼了,轻轻揉着太阳穴帮他想办法,“你之前卖出去的那个跟电脑里的是同一个程序吗?找到买主把他退回来然后把程序拷贝下来。”

       黄少天的眼睛立马亮了,他还有“人傻钱多”先生!紧接着黄少天又有点犹豫了,他跟喻文州说了一下自己装作是AI跟周泽楷聊天骗他的事,如果要让他退回hello kitty,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他坦白一下,最好能劝劝他多去交朋友,但是他又有点怕周泽楷生气,毕竟被人骗了这么久,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你应该告诉他,而不是瞒着他。”喻文州叹气,“你要是真把他当朋友,就应该坦诚一点。”

       在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之后,黄少天开始考虑直接去找他,当面说算了,这么想着他就收拾出门了。

       周泽楷走出电梯,就看到家门口坐了一个人,周泽楷思考了一下貌似自己没做什么会被人堵门的事,然后走了过去。

       “你好?”周泽楷问道。

       黄少天撑着下巴差点在人家门口睡着,听到他这一句猛地惊醒,迅速抬起头看他。

       这位“人傻钱多”先生长的跟他想象中不太一样,他以为这种内敛,羞涩,有些不合群的性格多半是因为外在形象造成的自卑心理,但是光看周泽楷的人,这尼玛差的太多了吧!

       长的帅,个子高,身材好,最重要的是有钱,这已经是男神级别了吧!为什么你还这么不合群!

      周泽楷看着这个坐在他家门口微微张着嘴对他发呆的人莫名觉得好笑,这是一个青年,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在灯光下看不太清发色,但从穿着和长相上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周泽楷第一时间想到了家里的hello kitty,他的声源应该也是这样一个人。

      然后周泽楷蹲了下来,在他对面跟他大眼瞪小眼。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迅速收起表情,自己刚才的反应简直蠢爆了!还有男神你注意点形象好吗,这么蹲在家门口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啊,那个你好,我叫黄少天,是这样的啊,你之前不是在我们店买了个AI嘛,现在有点意外状况,希望你能退还给我,我把钱给你打过去,噢对了我不是变态啊,也没想着来堵门,但是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这还挺急的,不过你要是真的特别喜欢,等过几个月我再给你送一个也行啊。”黄少天拍了拍屁股站起来,他还是不太敢告诉周泽楷。

       周泽楷也跟他一起站起来,身高差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黄少天撇撇嘴,在心里告诉自己他还是有长个的空间的。

       “噢~”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味深长,“但是我不想退。”

       “那就当我帮你维护更新了,高科技产品需要与时俱进!等过几个月我我再给你拿回来,免费维护是不是很感动!”黄少天瞪他。

       周泽楷点了点头,“可他会自动更新。”

      黄少天切实感觉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吧,你说说看怎么才肯退,别想趁机敲诈我啊,我是穷学生。”

      周泽楷有点哭笑不得,谁一开始老叫他“钱多人傻”先生的,有必要敲诈他吗,他一边开门一边问道,“他的声源是你?”

       “是啊,毕竟是我做的嘛,找谁都不如自己上好啊。”

       “先进来吧。”周泽楷让开门,“为什么要我退货?”

       黄少天想了想说道,“其实一开始本来就不是打算要卖的,帮朋友个忙而已,顺手挂上去没想到你真的会买啊,再说了哪有人买完就不上线了啊,其实那是我的期末任务,但是我电脑前两天出毛病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你要把他交上去?”

      “噢,那倒不是,我打算把他拆了。”黄少天看到周泽楷挑了挑眉,轻咳两声说道,“哎呀我会再安回去的,最多两个月,不,一个月我再把他送回来行不行!”

        周泽楷倒不是真的不想给他,只是他这边也出了点小问题。

        “那……过两天吧。”

        “我要赶着交了,以后你来我们店买东西我给你打个八折!”对不起了张佳乐。

        周泽楷尽量让自己笑的亲切点,“要不,明天吧,你来我给你。”

       “那行吧!谢谢你了大兄弟!”

       送走黄少天之后,周泽楷飞快的跑回了卧室,被他拆了一地hello kitty残骸还停留在那,只是里边那张芯片已经不翼而飞。

      哀叹着今晚可能没有觉睡了,但是黄少天本人还是跟他想像蛮接近的,可爱极了。

       在最开始收到这个高价AI的时候,周泽楷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这看起来比较像那种打开开关就唱唱跳跳的玩具,而不像一个功能强大的聊天款AI,秉着钱不能白花的理念,周泽楷把他给拆了。

       将芯片连上了自己电脑启动程序之后,倒发现也不那么坏,那是一道干净纯粹的声线,周泽楷能想象的到阳光的味道。

       紧接着周泽楷毫无愧疚的翻阅了他的数据库,并且打算试调他所有的程序,然后就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程序。

       尝试着跟hello kitty的残骸互动了几天,周泽楷就开始想着通过这个程序做点什么了,在充分了解到它的用途之后,周泽楷把数据库里的词汇做了整理,开始挑战hello kitty的权威。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看着电脑上显示的连通信号,周泽楷听到了那个跟录出来不太一样的更真实的声音。

       周泽楷是真的不合群吗?当然不是,他只是不喜欢不擅长跟别人说话,他也不是不会出去玩,只是这段时间更忙一点罢了,这不代表他不讨人喜欢,但是电脑另一端的人就会劝他多出去转转,多交点朋友,不要总是一个人什么的,被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安慰,这种感觉真的有些奇妙。

       时间久了,那个声音开始讲自己身边发生的趣事,包括所谓的制作者经历,都让周泽楷不由翘起唇角,他们仿佛变成了了解对方却又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一个陌生的朋友。

       而现在,周泽楷不得不熬个通宵把芯片和那堆残骸再重装起来,那么问题来了,他原先长什么样子来着?

       最后周泽楷硬着头皮凭借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和非凡的创造力把他重新组装完毕,至于多出来的这几个零件,呃,先放着吧。

       周泽楷看着眼前有些被撑变形的hellokitty思考黄少天会不会看出来,其实变化不是很大嘛,圆脸和四边形脸是差不多的,大概吧。

       看了眼表已经四点多了,在睡三个小时去上班和请假旷工之间犹豫了一下,周泽楷果断给好友发了短信。

     [相亲,勿念。]

      早晨起来看到短信的江波涛怒掀餐桌,相你妹啊,请假能不能有点正经样!

     [……好的小周,祝成功。]但还是怂怂的同意了,谁让发工资的比较大呢。

      好好睡了一觉起来后已经到中午了,收拾完自己,周泽楷去超市买了点食材,留黄少天一起吃晚饭吧。

      到了跟昨天差不多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周泽楷打开门让他进来。

      “一起吃个饭?”把最后一盘菜端了出来,周泽楷示意他去餐桌前坐,黄少天看着一桌子闻起来就很香的菜感慨周泽楷真是不可多得男神啊,上的厅堂下的厨房,什么都好,就是不太合群啊。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周泽楷就笑着听他说,偶尔回两句,两个人吃饭果然比一个人有趣的多。

      “我觉得你这人也不是不好相处啊,为什么这么不合群啊?”黄少天咬着鸡翅问他。

      “没有不合群啊。”看着他啃完了,周泽楷再夹一个过去让他继续啃。

       “少来啦,有正常人际交往的哪会买AI,说真的你要锻炼自己,没事多去找同事玩玩什么的,或者你可以找我啊,我带你去打球打游戏都行,我社交生活可丰富啦。”舔了舔手指,表示吃不动了,黄少天一脸认真的跟他说。

      “好啊。”周泽楷笑着把纸递给他,他总不能说是黄少天的简介写的太天花乱坠了,他实在是忍不住好奇才买的。

       吃完饭周泽楷一脸忐忑的把hellokitty递给他,黄少天皱着眉看了看,嘟囔道,“怎么觉得看起来哪点不一样。”

       但是很快他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因为周泽楷在主动跟他交换联系方式。

       “我觉得这不是我原来那个kitty了,文州你说,周泽楷不会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吧?”黄少天翻来覆去的拿着kitty看。

        “就算有什么癖好也是他自己的事不是吗,少天,你只是他的卖家而已。”喻文州说道,“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把期末任务先交了。”

       黄少天“唔”了一声没再说话,开始拆他的hello kitty。

       直到整个拆完之后,黄少天审视着这一堆残骸,百分百的确定周泽楷拆过了,甚至有几个零件都不是他自己的,难不成是昨天晚上拆的?

       算了,人家买回去怎么弄是人家的权利,唔,可以确定,不是用来做什么奇怪的事了。

       成功交了期末任务并得到夸奖之后,黄少天才放松下来,这段时间他都没有见过周泽楷,但是两人的交流还是很频繁,让他不由得回想起之前的聊天模式,仿佛他现在还是那个冒充的AI,而明显的是,周泽楷找他的频率也频繁了起来。

       直到黄少天结束课程任务之后,周泽楷开始约他一起吃饭,两人从信息交流变成了见面交流,就像黄少天说的那样,他带着周泽楷去打球,打游戏,介绍自己的朋友给他,让他融入到社交圈子里。

      令黄少天刚到惊讶的是,周泽楷对程序的编译也有自己的一套手段,他们之间可交流的就更多了,有时候周泽楷还能跟他一起测试一下某一款新开发的程序,这很容易就拉进了他们的关系。

       “我说你自己做的也不差啊,干嘛当初要买我那个,虽然我承认我做的那个很棒,算啦,我就当你有眼光好了!”趴在他的沙发上一边吃着周泽楷自己烤的蛋糕,一边玩他的本,这个假期黄少天就没回家,在学校这边的公司实习,宿舍关了门之后,周泽楷就果断收留了他,每个月包吃包住还陪打游戏,黄少天当然一开始是不肯的啦,后来周泽楷表示,那就打扫卫生吧,还可以陪聊抵债,于是黄少天就这么住了下来。

       “简介写太好了。”想到这点周泽楷还是有点无奈的,但起码现在这一切都很美好,他看了看旁边的黄少天,各种和男盆友同居的感觉简直不能跟好。

       噢,虽然这还不是他男盆友。

       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处着,开学的时候黄少天都有点舍不得走了,主要原因是周泽楷烤的小蛋糕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好吃了!当然,人也不错。

       周泽楷也不太开心,这人还没拐走就要跑了。

       但是最后,黄少天还是回了学校。

[一枪穿云:想到件事。]

[夜雨声烦:什么事啊?]

[一枪穿云:你欠我个kitty。]

[夜雨声烦:!!!我靠!你怎么还记着这事呢,你等等我找找,程序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啊!]

[一枪穿云:捧脸.jpg]

[夜雨声烦:要不我还是给你退款吧,啧,不是我的钱终究留不住啊~]

[一枪穿云:不要。]

[夜雨声烦:你别指望我再给你做一个!]

[一枪穿云:支持抵押。]

[夜雨声烦:???痛心疾首你居然是这样的周泽楷,那我先把喻文州抵给你做苦力,等下次做新的给你!]

[一枪穿云:不要,手速太慢。]

[夜雨声烦:那!你!还!想!怎!么!样!!!]

[一枪穿云:拿你自己来换啊。]


提前祝我们枪王大大生日快乐啊!


评论(60)
热度(439)

我还是很喜欢他们,也很喜欢你们。

© Cc橙辰 | Powered by LOFTER